當前位置: 在線閱讀網 > 大道朝天小說 > 第七十章夭壽

第七十章夭壽

  井九身下的地面已經生出了無數道裂縫,如果這里不是云夢大陣最核心的地方、地面堅若法寶,只怕會把他的人壓進地底。
  沉重如山,這就是景云鐘最重要的特征之一。
  麒麟看著他手里的景云鐘,眼里的不可思議與憤怒漸漸變成畏懼與害怕,就連呼吸都變得急促了很多,前蹄更是不停輕蹬地面,腰身微微下沉,不是想著逃走,而是準備下跪……
  景云鐘是中州派的至寶,擁有著難以想象的威力,不能像法寶一樣隔空施出,但如果在修行者的耳邊響起,不管是通天大物還是所謂謫仙,都會神魂潰散,痛不欲生。
  當年朝歌城一役,便是強如連三月,對談真人手里的景云鐘都極為忌憚,而就在昨日,冥界第一強者冥師也險些因為童顏用景云鐘偷襲而死去。
  現在世間無人能夠及得上井九的速度,如果讓他拿著景云鐘追著對方不停彈響,那確實是不可解的殺招。
  問題在于麒麟是真正的遠古神獸,擁有著難以想象的天生威壓與境界實力,就像他自己說的那樣,不知道隱藏著多少手段,按道理來說,就算忌憚井九手里的景云鐘,也不至于害怕成現在這個樣子,簡直比阿大都不如。
  這到底是為什么?
  “傳說景云鐘是你的天生神物,從遠古時期開始就一直系在你的頸間。”
  井九看著麒麟說道:“而我不相信任何神話以及傳說。”
  他自己就是朝天大陸的傳說,自然知道傳說往往與真實相差甚遠,只不過有些莫名其妙的聯系。
  比如修行界都傳說蕭皇帝躲在一個龜殼里,這明顯是受到了元龜的影響。事實上那只是一個堪稱世間最為堅固的異寶,有時候是一個龜殼,有時候則是一個河蚌,如果蕭皇帝愿意,甚至可以把它變成一座宮殿。
  而在某些時候,這種聯系更加有趣,傳說與真相甚至是截然相反的。
  景云鐘如果不是麒麟的天生神物,為何一直會系在它的頸間,又為何會變成中州派掌門才能持有的法寶?
  只需要做簡單的推論,他便得到了接近真相的答案。
  事實上,這個答案數百年前他與太平真人便有了,只不過今天才通過麒麟的反應得到了證實。
  景云鐘不是麒麟的天生神物,而是天生克制它的神物,有可能是天地自然而生,有可能是遠古時期某位大能所煉,也有可能是中州派的開派祖師所鑄。
  青山宗有承天劍鞘克制萬物一劍,便是相同的道理。
  聽到井九的這句話,麒麟便知道他了解了景云鐘的真實用途,眼底深處閃過抹怒意,強行壓抑住內心的顫栗,說道:“你用中州派的寶貝來對付我這個中州派的神獸,是不是有些過分?”
  井九說道:“很合適。”
  麒麟絕望而憤怒地喊道:“這件事情和我又沒關系!”
  井九說道:“我也很奇怪,白淵做這件事情為何沒有帶著你。”
  麒麟說道:“我是仙家高人,偶爾殺幾個人倒無所謂,怎么能做這種事情,不怕天道收了我?”
  天地氣息的異變自然瞞不過這種遠古神獸的感知。
  “真人,請你冷靜一些,白淵那個丫頭明顯已經瘋了,才會做出如此令人發指的事情。”
  麒麟看著井九無奈說道:“既然如此,她怎么會在乎我的死活?”
  井九說道:“如此說來,就算她知道我要殺你,也不會現身?”
  麒麟認真說道:“不錯。”
  “如果一個時辰內我沒有殺死她,就回來殺了你。”
  井九說完這句話,收起景云鐘,轉身便離開了云夢山。
  ……
  ……
  那道明亮的劍光破開了無盡云霧,回到了朝天大陸的田野與山河之間,以難以想象的速度飛舞著,穿行著。
  劍光看遍了整個人間,也被整個人間所看到。
  鄉野城鎮里的凡人們都以為是看到了不祥的白晝流星,覺得好生晦氣,不停地吐著唾沫。
  各修行宗派的人們自然不會這樣認為,看著天空里一閃即逝的劍光,心里生出無限的敬畏與向往。
  某艘巨大的云船上,談真人收起帶血的手帕,看著天地間不停亮起的劍光,寬廣的額頭上皺紋更深,嘆了口氣。
  青山里的人們自然也看到了那道劍光,情緒與反應則是各不相同。
  神末峰頂,柳十歲雙手合什,低聲念著從果成寺里學來的經文,元曲拿著筆與紙,不停地計算著那道劍光的速度以及入冥通道的數量,想要算出掌門真人需要多長時間,才能找到白真人,卓如歲躺在竹椅上,雙手抱著頭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  當那道劍光在人間穿行的時候,平詠佳則是在劍峰里不停地捏著劍訣。
  他的臉色蒼白,劍意消耗極大,對著天空里的手指不停顫抖。
  與其說是他在馭劍,其實現在的情形更像是那道劍光在牽引著他的意志。
  趙臘月沒有看天空里的那道劍光,從始至終都在盯著平詠佳的臉。
  廣元真人以為她是在擔心平詠佳支撐不住,導致掌門真人無法繼續化劍而行,南忘以為她是在思考后天無形劍體替代平詠佳的方法,只有青兒知道她除了這些,還有一個不能讓任何人知道的念頭。
  “你是想要觀察出他的弱點,以方便將來隨時殺了他?”
  青兒飛到趙臘月的身后,小心翼翼地用神識問道。
  趙臘月沉默了會兒,難以察覺地點了點頭。
  ……
  ……
  那道劍光去了人間各處。
  白真人可能在的地方都去了。
  井九把冷山等通往冥界的通道都看了一遍,甚至又去了趟大漩渦與冥界,最后還在東海畔又停留了片刻。
  最終他什么都沒有發現,而時間已經到了,于是他再次回到云夢山,進入云夢大陣的最深處,來到了麒麟的身前。
  “我以為你會嘗試逃走。”井九說道。
  麒麟看著他蒼白的臉與眼底那抹有些黯淡、卻趨向瘋狂的光亮,知道他真的要出劍,憤怒說道:“我能比你更快嗎?”
  井九說道:“你可以像白淵一樣藏起來。”
  麒麟無奈說道:“你能不能不要再試我了?我真不知道她在哪里,也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方法隱去了氣息。”
  井九說道:“那我只好殺了你。”
  麒麟的眼里流露出得意而冷酷的神情,說道:“可我剛剛想到了一些事情。”
  井九取出景云鐘,沒有說話。
  麒麟急聲說道:“你是不是忘了天壽山?”
  ……
  ……
  天壽山在朝天大陸東南方向,離果成寺與水月庵都還有一段距離。
  此山色澤青翠,云霧極少,乃是前皇朝的陵墓,多年前便被無恩門占了,成了宗門之所在。
  當年裴白發與西海劍神一戰后便離開了人間,無恩門沒有了通天大物,被迫封山自保,除了記名弟子柳十歲再沒有誰在出現過。
  前皇朝陵墓有著屏蔽氣息的陣法,再加上無恩門啟動大陣封山,可以說是隔絕天地,難怪沒有人能感知到白真人的氣息。
  更重要的是,前皇朝陵墓的下方也有一條通往冥界的通道,無恩門世代駐守此通道,不知道死了多少人。
  青翠的山崖被劍光照亮,然后很快回復尋常。
  山風吹拂白衣,帶起絲縷,與那些漸斂的劍光融在一處。
  井九站在云端,看著下方的連綿山丘,雙眉再次微挑,如將要出鞘的劍。
  青山宗與無恩門世代交好,很多年前他也曾經在此云游過,卻很是不喜此間氣息。
  與陵墓的陰氣無關,也與冥界散出來的陰風無關。
  這座山陵里埋著的是前皇朝的歷代皇帝與皇后,他卻是景氏皇族的子孫,感覺自然有些不對。
  前皇朝陵墓的陣法對他來說不值一提,無恩門的封山大陣卻確實有些厲害,就像一個無形的、堅不可摧的蓋子籠罩住了數百里方圓的地面,把陽光雨露盡數擋在了外面。
  不過井九真的很擅長切斷。
  他的視線落在天壽山上,很快便看遍了每道山崖甚至是每棵古樹,發現了這座陣法唯一的通道。
  青山宗與無恩門是生死與共的盟友,他這個青山掌門如果直接破陣當然很不妥,但他沒想這些,直接向那邊飛了過去。
  明亮的劍光照亮一株古樹,破開樹皮,瞬間消失,再出現時已經到了大陣之內。
  無恩門的長老弟子都在洞府里閉關修行,沒有感知到這道劍光的到來,那抹森然的劍意只是驚動了無數落葉。
  有著封山大陣的隔絕,此間的寒暑與朝天大陸并不一致,竟似乎還是秋天。
  黃葉飛卷,如無數蝴蝶舞動不停。
  劍光破開無數片黃葉,來到無恩門正殿之前,悄無聲息破開極厚的石門,繼續向著天壽山深處而去。
  這座正殿便是前皇朝陵墓的前廟,往里面去便是到了陵墓的內部。
  無數聲清脆而輕微的破裂聲響起,那道劍光連續破開數十堵石墻,穿過七重殿宇,終于到了陵墓的最深處。
  這座陵墓里葬著的是前皇朝一位聲名赫赫的暴君,建制不同尋常,墓室高大。
  墓室中央那口通體由白玉砌成的棺槨散發著幽寒的味道。
  白真人就藏在那口白玉棺材里。
  擦的一聲輕響。
  白玉棺破裂,那道明亮的劍光飄了進去,卻……停了下來。
  這道劍光曾經斬了一座峽,起了一道山,天上地下,無人能抗,這時候卻被一樣東西擋住了!
  這真是世間最以想象的事情。
  劍光靜止。
  白玉棺的碎片如雪花般飄落。
  井九的身影出現。
  白真人靜靜地看著他,手里拿著一只蚌。
  井九的手指被那只蚌殼夾著。
  

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xyangguiweihuo.com。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yangguiweihuo.com在線閱 讀網:http://www.pydfmh.icu/
盛大娱乐官方网站下载